劉向明配合當地的邢樓鎮派出所民警登記戶籍信息,以備給孩子上戶口
  端午節前第3天,58歲的劉向明帶著妻兒離開蘇州,回到500公裡外的故鄉邳州。這是他18年來第一次回家過節。
  18年間,除了漂泊和拾荒,劉家的生活主題就是造娃。夫妻倆育有10個孩子,這個“秘密”一直不為計生部門知曉,直到劉家老七溺水而死。
  他們如此罕見地超生,純粹因為完全不懂如何避孕。
  勸返回鄉
  江蘇邳州,邢樓鎮劉屯村。5月30日晚8點多,一輛蘇州牌照的白色13座依維柯在夜色中抵達,停在村民劉向成家門口。
  門房過道里佝腰站著82歲的徐道蘭。老太太望見車門打開,7個孩子魚貫而下,按事前吩咐恭敬地喊她“奶奶”。劉向明和妻子尹馬美也下了車,懷裡還抱著兩個嗷嗷待哺的女嬰。9個孩子,都是劉向明的,老太太喜不自禁。
  這次回家,劉向明一家是從蘇州出發的。從蘇州到劉屯有500多公里,如果不是“專車”送達,這個家根本沒法回。“我們沒積蓄,沒錢買票。就算去了火車站,這麼多孩子,也沒法照顧。”尹馬美說。
  十多年來,劉向明一直漂泊在蘇州郊區,最近的一個住址是陸莊涇。
  夫妻倆拾荒維生,一共生了10個孩子,四男六女。最大的是女兒,21歲,已出嫁,最小的也是女兒,雙胞胎,剛出生兩個多月。
  儘管孩子眾多,邳州和蘇州兩地的計生部門一直不知此事。5月26日,5歲的老七在蘇州的一個水坑溺亡。5月28日,經當地媒體報道,超生之事才被曝光。當天,蘇州有關部門的人員很快找到這處窩棚。緊接著,29日,邳州方面亦派人趕到蘇州。
  附近居民介紹,5月30日上午11點左右,他們被“攆”上一輛依維柯,車是蘇州方面雇的。
  5月31日,在劉屯提起回家,尹馬美說,蘇州方面怕他們半道折返,一輛警車跟車,跟到半路才回。她對此很感激:搬家補償了1.3萬元,“人家擔心我們孩子多再出意外。”
  不懂避孕
  尹馬美是貴州人,年幼時被人帶到邳州。15歲時被劉家收養,後來嫁給了劉向明,1993年生下大女兒歡歡。
  除了歡歡,後面的9個孩子,都是劉向明在住處接生的。“每次她要生了,我就把瓷碗敲碎了,用白酒殺(消)毒,孩子生下之後,我就用它把臍帶給割斷。”
  掙扎在貧困線上,劉向明回不了家的理由很直接——沒路費。
  劉向明並非沒考慮過負擔重。但兩人在計生方面純粹是門外漢,他們不懂得如何避孕,從未用過避孕藥或避孕套。孩子一個接一個降生,兩人順其自然,直到2010年老八出世,才想到要“打住”。歡歡領著尹馬美,在蘇州找了個診所,花400元上了節育環。
  但這個環後來失效,尹馬美又懷孕了,還是雙胞胎。
  村支書劉相利說,這是文盲加法盲造成的,他調侃尹馬美說,以後不能再生了,得把你倆都帶去結扎。尹馬美急得結巴起來,爭辯說:那不能,要去把你一塊兒結扎了。
  落戶啟動
  劉向明回鄉後,政府人員登門造冊,積極商議辦戶口、辦低保等問題。派出所所長沈銀召表示,截至6月8日,9個孩子中,老大歡歡原來有戶口,其他8個孩子的出生證明已辦理,“落戶和計劃生育不掛鉤,出生證明辦好後,很快就能落戶。”
  這個貧困家庭雖然得到一筆事故賠償,但也可能面臨數十萬元的超生罰款。問及“會不會真罰”,分管計生工作的當地副鎮長含蓄表示會“依法依規”辦理,但目前未開出罰單,“該罰的肯定要罰。但你罰多少,他都交不起這個錢。如果符合相關政策,經研究決定,可減免或緩交。”他辯解說,超生問題,不是他們工作疏忽造成的,“我們要做的,就是幫助他們過得越來越好,在老家扎下根。”
  京華時報  (原標題:夫婦不懂避孕生下10個孩子 被勸返鄉)
創作者介紹

Miss

ka40kawnj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